当前位置:首页 > 公安政法 > 正文
 

齐发国际app下载

发布时间:2019-01-24 11:06:30 影响了:

  万吨巨石砸烂半兽人大军,火星生物脑浆四溅,质子背包喷射火焰,纳米合金舱门开启手闸……你听过这些声音吗?
  这些尚未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未来之声,是科幻电影音效师需要解决的问题。但他们日常工作的画面,不是坐在剪辑室里转动旋钮,而是上山下海、深入荒野,捕捉世界上一切稀奇古怪的声音。

用破烂制造未来宇宙


  《指环王》中的帕兰诺平原之战可谓影史上极为壮观的战役。有一幕是投石车吊起别墅大小的城墙碎块抛向敌军,在岩石落地的瞬间,发出一连串类似肉酱挤压的咕叽声,让人想起过年包饺子时拌肉馅的声音。
  后来才知道,那还真不是小孩子的无聊联想,而是很多科幻片的惯常手法——《终结者2》中,液态金属人T-1000越狱穿过铁栅的声音,就来自一盒咕叽咕叽滑到地上的肉罐头。因此拿到奥斯卡最佳音效奖的嘉里·瑞德斯托姆特别自豪:“工业光魔用超级昂贵的高级电脑做特效,而我只用了一盒罐頭。”
  事实上,这些未来世界的慑人声响,来源可能比一听75美分的肉罐头还便宜。
  《星球大战》里各式高档飞船的引擎声,肯定来自哔哔啪啪的混音器和电子音源库吧?然而音效大师本·伯特发现,他下榻的汽车旅馆里破空调的哀鸣声就挺合适。而卢克那艘陆上飞艇的“嗖嗖”声,是他们蹲在旧金山湾高速公路边,用一截塑料吸尘器管子捕捉到的。《第九区》里的龙虾人在接受检查时,发出不满而恐惧的“咔嗒”声,其实来自工作人员砸烂一个大南瓜时的声音。
  6万颗骷髅头洪水般涌出时的轰鸣从何而来?《指环王3》的音效师试遍各种方法,包括把整箱椰子壳倒在地上,效果都不理想,最后是靠租来的10公斤核桃解了围:“一公斤一块钱租半天!”但,那可是古代叛军的亡魂啊?!
  在无厘头导演彼得·杰克逊的带领下,整个《指环王》音效组都是这般作风不羁。炎魔躯体的噼啪冒火声来自混凝土块在地上刮擦;戒灵的尖叫不够恐怖,杰克逊大力推荐自己老婆:“你们去找法兰,她喊得更好。”最后,这段导演老婆的恐怖尖叫,混合了驴子等动物的啼叫,组成了中土大陆最令人头皮发麻、钢锯拉琴一般的戒灵怒吼。音效师的伟大之处就在于,能用破烂制造全宇宙所有的声音。

声音猎手的疯狂日常


  “树精把森林踩个稀烂的声音你听过吗?”
  “没,你呢?”
  “我也没,这可咋办?”

  类似的对话,几乎所有科幻和魔幻大片开拍的第一天都出现过。1975年,本·伯特花了一年的时间创造出整个《星球大战》中宇宙世界的声音。他说:“专门请人为一部影片创作特殊的声音是不寻常的事,后来乔治·卢卡斯告诉我,你用这个话筒和那个录音机,去收集你能想到的所有有意思的声音回来。”
  不像戴着耳机端坐剪辑室的混音师,音效师干的都是糙活儿。本·伯特开始走访动物园、农场和军事基地去收集声音。经常是几个大汉(或者姑娘),穿着大胶鞋、脏脏的运动服,扛着麦克风、录音机和大堆破烂,跋山涉水、登高入地,像是一群荒野猎手,只不过他们要猎取的是声音。
  录制的画面通常诡异如行为艺术:在草地上用锤子疯狂拍打,在大风中抖动破床单,在脏兮兮的小河里用各种器械划拉水,趴在牧场栏杆上试图跟牛群交流。
  “万一录不到合适的狗叫,你就得自己来。”《指环王》的音效师大卫说。当录制树精的脚步声时,为了制造树精踏过朽坏森林的复仇之音,他二话不说回家砍了50棵树。
  动效拟音师的工作室,都像是巨型破烂工厂。通常是一间小仓库,塞满上百种木料、布匹、塑料、铁罐、胶皮管、水泥、砂石、琴弦、橡皮玩具、剑、盔甲……
  然而有时,城市太吵了。当怪兽在太空船、丛林、洞窟里嘶吼时,合成的叫声不能混入半点人类世界的杂音。所以,他们不得不端起设备寻找无人之境,比如半夜的坟场、废弃的防空洞。
  当然,科幻电影也需要噪声。《双塔奇兵》里,亿万兽人的怒吼去哪儿找呢?彼得·杰克逊跟音效师一合计,大大咧咧闯进了惠灵顿体育场,捕捉到25000名刚赢了球、喝了酒,有劲没处使的球迷。于是这位著名奥斯卡导演,像啦啦操领队一样指挥球迷捶胸顿足、大声喊出咒语和黑暗语,制造各种电影可能用到的声音。

用声音制造恐惧


  多数时候,科幻片中的音效都是为了制造恐惧。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特雷门琴独特的乐声频繁出现在科幻片里,代表着观众对外星生物的恐惧。《地球停转日》里卫兵机器人开关盔甲和蒂姆·波顿的《攻击火星》,都使用了特雷门琴让人感到不祥的嗡嗡声。
  另一个例子,是著名的“威廉之吼”。1951年,拉乌尔·沃尔什导演的电影《遥远的鼓声》中,一名战士被一条鳄鱼咬住并被拖进水里,发出了一声雄壮的惨叫。这段叫声后来被用在30多部华纳电影里,其中不乏《第五元素》《X射线》这样的大制作。比如,本·伯特就恶搞性地把它用在了一个暴风兵跌落时惨叫的场景里。彼得·杰克逊得知这事,兴奋地故意把尖叫声调大,还坚持威廉之吼也要在《王者归来》中使用。

  本·伯特走出录音室去采样,开启了好莱坞音效设计的革命:现在,每部电影的音效都将主要依赖艺术家的个人风格。本·伯特说:“我格外喜欢老式机械的声音。”现在科幻片音效的趋势是:在营造恐惧和疏离感时,不再特意展现爆炸、怪兽、机甲的声音,反而转向日常声响。
  科幻片比以前更安静了,所有音效师都松了口气:总算不用为了买材料跟核桃小贩讨价还价,为了录制人海声效跟球场老板磨叽一个月,或者是违心赞赏导演老婆的尖叫了。但自然界的声音远比人造声响更丰富,如何捕捉1000种不同的风声?这也许是下一个令他们挠破头皮的难题。

相关热词搜索:科幻 罐头 特效 大片 声音

相关文章
最新文章

Copyright © 2008 - 2018 版权所有 齐发国际app下载

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1019447号-52